探訪青島共享經濟:共享單車敗退後,共享電動車又來了!共享汽車理想豐滿現實骨感

2020-11-30 07:27 來源:觀海hk4px

  近幾年,共享經濟已經滲透到大家的日常生活中,大到共享汽車、共享電單車,小到共享充電寶。不可否認,許多共享產品在經歷了快速爆發期後,出現困境陸續倒下,但是依然還有人站在共享經濟的風口下,不斷摸索前行。本期“週一見”,青島早報記者將目光聚焦於共享電單車、共享汽車、共享充電寶這3個共享經濟的典型代表,探討共享經濟給我們生活帶來的真正影響,以及它們的未來發展前景。

  共享電單車:這次能否站穩腳跟

  共享電單車在城陽嶗山等地試點推行市場投放約3萬輛提供便利同時存在亂停放等問題

  小黃車、小綠車、小藍車……今年以來,不少市民表示,曾經熟悉的“共享單車”又回來了。不過,再次登陸島城的已是更新換代的共享電單車了。受運營監管以及島城特殊地理環境等因素的影響,共享單車退出了島城。目前,共享電單車在島城城陽、嶗山、萊西等區市試點推行,市場投放數量保守估計在3萬輛左右。這次,共享電單車能在青島推開運行嗎?

  探訪

  騎車上下班省錢又便利

  最近一段時間,許多細心的市民發現,島城街頭出現了共享電單車的身影。據瞭解,繼共享單車、共享汽車之後,共享電單車作為一種新的共享交通工具,在全國多個城市已經投放使用。據中國城市公共交通協會發布的《全國共享電單車行業發展報告》顯示,目前全國共有超過200家共享電單車運營企業,已投放共享電單車總量近500萬輛。

  今年以來,共享電單車也在我市的城陽、即墨、嶗山等區域迅速興起,因使用便捷、價格低廉成為市民出行的選擇之一。連日來,記者探訪了城陽區部分區域,發現共享電單車在馬路上的出鏡率非常高,正陽中路、鐵騎山路、王沙路等道路上都能看到停放着的共享電單車,馬路上騎車的身影也時有出現。而在嶗山區的一些寫字樓和高校周邊也零散地停着一些共享電單車。

  “共享電單車挺方便的。”市民趙先生工作地點位於城陽區正陽中路附近,他告訴記者,自己家離着公司並不遠,往返開車只需要十幾分鍾。“之前我上下班都是開車的,但是早晚高峯經常堵車,到了單位停車也是個難題。”趙先生説,“今年夏天,有一次走在路上看到旁邊有人掃碼騎車,在好奇心驅使下我也試了試,發現共享電單車還挺方便的,使用方法也和之前的共享單車差不多。現在我上下班都是選擇騎共享電單車。”趙先生告訴記者,自己的騎行時間和距離在起步價範圍內,再加上商家的一些折扣和優惠,平均一趟下來只需花費一兩元,“這可比開車省多了!”

  問題

  不遵守交規用完亂停放

  採訪中記者瞭解到,憑着經濟、環保和方便快捷的優勢,共享電單車已成為不少島城市民日常出行的一部分,但它所衍生的一系列問題也不可忽視。近一段時間,早報熱線就接到不少市民關於共享電單車亂停亂放、佔用人行道的投訴。同時,騎行者在騎行過程中,也存在交通意識淡薄,不戴頭盔、違規變道、擅闖紅燈等狀況,無形中加大了交通安全的隱患。

  “走在路上的確也看到了一些共享電單車亂停亂放的情況,再加上有些人在騎車時不遵守交規,甚至在人行道、機動車道上行駛,感覺這方面的監管還有待加強。”作為共享電單車的受益者,趙先生不否認其給自己帶來的便利性,但同時也提出了其中存在的一些問題。

  針對共享電單車亂停亂放問題,城陽區綜合執法局表示,目前城陽區已經開展專項整治,建立了共享單車管理機制,要求單車企業對於亂擺亂放的單車隨發現隨清理,要求單車公司減少車輛的投放且聯繫市政部門規定其停放區域(劃線)。“如再發現共享電單車亂停亂放等現象,區綜合執法局將予以暫扣處罰處理。”記者從城陽區交通運輸局瞭解到,為進一步規範城陽區共享單車經營秩序,將按照“全退競進”的原則,未經市交通運輸官方網站公示、未在城陽註冊分公司以及不符合投放要求和條件的共享電單車,全部退出城陽區共享單車經營市場。同時由區綜合執法局牽頭,交通、交警、住建、市場監管等相關責任部門密切配合,根據相關法規、文件規定,結合人口數量和區域,按照一定比例批准投放共享單車。

  延伸

  投放企業稱24小時維保

  據瞭解,目前我市的共享電單車主要有“美團”“哈囉”“青桔”等3家企業,這些企業投放車輛,需經過轄區主管部門審批。據市交通運輸局工作人員介紹,根據企業上報投放數量,這些區域共享電單車保守估計在3萬輛左右。

  青桔電單車有關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表示,目前青桔電單車在城陽區做小範圍運營,嶗山、萊西、西海岸新區做定向試運行,每輛車能保證平均服務用户3次以上。“青桔電單車保證24小時運營維保。”該負責人表示,為了確保流出運營區車輛的回收,以及能夠做好潮汐點位間車輛的調度,減少熱力區的車輛淤積和用車不足現象,青桔建立了內部聯動系統,以便第一時間反饋各區域的車輛飽和和不足情況,實時動態調配,將最有限的車輛效率最大化。

  “青桔在線上線下都做相應的用户宣導,倡導大家文明用車、規範停放。使用頁面會顯示城市運營區域,用户在運營區域內定點還車。一旦用户駛出運營區、未在規定區域停放,軟件會提示,並且會對使用情況有記錄,對於違規用車造成嚴重影響的用户,最高會給予賬號封停拉黑處理,永久不提供用車服務。”該負責人表示,未滿16週歲的不能騎行電單車。

  “下一步,青桔會積極響應主管部門針對上牌和佩戴頭盔的意見和指導,落實安全守護行動要求,引導用户安全騎行、頭盔佩戴。”該負責人説。

  鏈接

  多地因地制宜多種模式管理

  截至目前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等城市仍未允許共享電單車進入。今年以來,有不少共享電單車運行已久的城市對其亮出“紅牌”。今年6月,廣東省佛山市交通運輸局組織各區約談共享電動自行車企業法人,強調佛山“不鼓勵發展共享電動自行車”,並督促企業限期清理已投放的共享電動自行車。今年9月,廣東省江門市交通運輸局發佈《關於限期回收存量共享電動自行車的通知》,要求相關企業主動回收江門市目前已投放的全部共享電動自行車,並不再繼續投放共享電動自行車。

  但同時,目前國內也有不少城市正創新管理機制,以促進共享電單車的健康發展。例如江蘇南通市,採用“特許經營”的管理模式,以政府支持的商業化、市場化模式運作推廣;雲南昆明市採用“規範運行”的管理模式,城管部門主動作為,分類引導電動自行車和助力自行車,比如規定助力自行車最高時速不能超過20公里;浙江省推行“立法引領”的管理模式,出台了電動自行車管理的地方性法規,明確規定互聯網租賃電動自行車的投放範圍、數量和相關管理要求,並向社會公佈。

  對此,有專業人士認為,管理者應充分利用市場的作用,履行好監督管理者的角色,並建立完善的管理體系,在行業標準、服務標準等方面適時推出管理標準,促進良好的市場生態的形成,轉變“一刀切”的管理模式。

  (撰稿攝影觀海hk4px/青島早報記者劉文超)

  共享汽車:刷臉啓動誰在使用

  島城共享汽車刷臉就能開走非常便利取還車需到指定地點較麻煩

  有數據顯示,在中國有逾2億輛私家車,平均每輛車每天只有兩個小時被使用,超過90%的時間為閒置狀態。起初汽車共享的初衷是如何讓私家車得到更高效的利用,而隨着市場需求的發展,分時租賃開始以共享汽車為名,成為介於公共交通和私家車之間的一種個性化出行方案。和“兄弟行業”共享單車一樣,共享汽車也經歷了快速爆發期,在各種探索之下,2018年開始大批初創企業倒下。2020年,疫情的突襲與技術的進步,為整個行業按下了快進鍵,多元化的出行方案,讓共享汽車變得更便捷,也更符合大家的實際需求。

  便利

  刷刷臉就能開走一輛車

  眼下很多人都用過共享單車,在手機APP上簡單點幾下,就能解鎖騎走一輛自行車。那如果想要開走一輛共享汽車呢?在瞭解這個行業之前,記者也要先幫大家體驗一下。記者找到了眼下在青島比較常見的共享汽車品牌EVCARD,先下載APP,然後上傳自己的駕駛證。完成審核之後,只要芝麻信用達到700分,就可以免押金。隨後就可以進入APP搜索附近車輛,找到車輛之後只要點擊租車,進入刷臉程序,完成面部識別就能打開車門上車了。至於還車的步驟也與共享單車類似,開到指定的還車點,下車之後按下手機上的還車鍵,便結束了整個租車服務。無論是租車還是還車,整個用時都不會超過1分鐘。

  車輛如果發生車禍怎麼辦?記者採訪了EVCARD所屬公司——環球車享,環球車享青島市場部楊主管告訴記者,公司已經為所有共享汽車購買了全險,可以解決用户用車過程中可能造成的損失。不過,共享汽車需要去固定的地點取車,並且要到附近指定的還車點,這點和共享單車比起來,似乎有點不方便。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共享汽車作為一項新興產業,整個發展階段有點類似於“神農嘗百草”,很多初創公司進行了多方面的嘗試,類似於“不指定地點取還車”就是嘗試之一,但實踐證明很多共享出行品牌讓“運維成本”這一“死衚衕”擋住了前行的道路。

  現狀

  美好理想遭遇冷酷現實

  説起共享汽車在運營模式的探索,“大道用車”是一個不能不提的品牌,很多人不知道這是一家在青島起家的共享汽車品牌。按照大道用車的理念,他們想讓共享汽車擁有共享單車那樣隨借隨還的便捷性。市民張女士至今還在懷念大道用車的方便,“經常在路邊能見到大道用車的共享汽車,用完之後隨便找個停車場,甚至停在馬路邊上鎖車走人就行,特別方便。而且還經常能收到各種優惠券,比打車都省錢。”按照當時大道用車的宣傳理念:“這叫做擺脱了‘定點取還車’的模式,採用了‘車位共享’的玩法,至於產生的停車費用,全額由運營商承擔。”這種新穎獨特的運營模式很快贏得了用户的青睞。

  從運營模式來看,大道用車的做法是盡力滿足顧客對於便捷性的需求。然而一個成熟的生意必須是顧客得益的同時商家有利可圖,即使一直砸錢培育市場,也得有未來盈利的可能。2018年3月,大道用車對外宣佈,其已在幾個月內先後獲得三輪融資,融資總額為數千萬美元,但即使這樣也比不了其燒錢的速度。一位接近大道用車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大道用車背後是數百人的運維團隊在支撐,一個月僅僅是維修費用就高達400萬元。特別是早期以電動車為主,用户可以把車隨意停在路邊,這就需要大量運維人員把車開去充電樁充電。為了減少這部分的成本,在後期大道用車不得不把所有電動車更換成燃油車。但這背後鉅額的停車費用、維修費用,甚至是顧客亂停車造成的罰單,都是一大筆開支。2019年初,大道用車開始逐漸淡出島城市民的視線,隨同大道用車一起銷聲匿跡的還有多個共享汽車平台。一時間共享汽車似乎也在步入共享單車的後塵,出現跑路、破產、兼併和艱難生存。不過就在人們擔心共享汽車就此會消失的時候,也有人挺過來了,並且開始新的嘗試。

  前景

  多元模式挖掘共享市場

  2020年的一場疫情,給很多行業帶來影響。在分時租賃之外,疫情卻讓共享汽車的另一種模式看到了春天,這就是日租等長租業務。在疫情最厲害的那段時間,很多人擔心乘坐公交車等出行可能有風險,但又不可能專門去買輛車,這時候就可以以日租或者包月的方式來租車出行。“在EVCARD平台,小型電動汽車淡季一個月的長租價格才1000多元,大一點的電動SUV車型也只要2000多元一個月,一年下來不過一兩萬元的費用。”和傳統租車模式相比,EVCARD這樣的分時租賃公司,在租賃手續方面更便捷,甚至價格也更有優勢,對很多注重成本的用户羣體來説,特別是企事業單位,完全可以滿足他們在疫情之下安全出行的需求。

  當然月租只是共享汽車眼下的出路之一,楊主管告訴記者,要想生存得更好,還要從用户的需求入手。之前他們研究過共享汽車客户羣的使用習慣,“很多人用車就是簡單的通勤需求,EVCARD就推出分時段的包租服務。比如下午5點到第二天上午9點的“夜間租服務”,用户可以下班去取車點開車回家,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時候還車,費用最低只要50多元,一來一回比打車都划算。”當然如果你的白天業務多,需要一整天都在外面跑,那也可以選擇“白日租服務”,從上午的9點到下午的5點,費用同樣只要50多元。多元模式讓共享汽車有了更廣泛的盈利模式,“在上海去年我們已經實現了收支平衡,但在全國其他城市目前還沒有達到盈利的狀態。”楊主管説。

  儘管有多種租賃方案,楊主管同時也承認,指定地點取還車的方式的確讓便捷性打了折扣。“我們在上海已經開始了無人駕駛方面的實驗,未來客户還車只要把車停在網點附近,具備自動駕駛功能的汽車就會自己開回來充電、保養。”楊主管相信,共享汽車會隨着新技術的應用變得更便捷。

  延伸

  三類人羣在用共享汽車

  到底誰在用共享汽車?採訪過程中記者一直想弄清這一問題,在共享汽車的從業者看來,他們的目標羣體主要有這麼幾種人:一是剛剛拿到駕照,想有輛車練手;第二種是短時間內有集中用車需求,例如公司的業務人員;第三種是來青島旅遊的人羣。不同的人羣可以選擇不同的租賃方案,來達到省錢的目的。以練手的新司機為例,上下班的夜間租較為適合,既可以滿足上下班通勤的需求,也能方便練車。當然按分鐘租車的方式,短暫體驗一下也是不錯的方法。不過這類人羣需要注意的是,要提前瞭解分時租賃的車輛保險是否完備。有的共享汽車平台還推出“不計免賠服務”,也就是支付一定費用,用車期間發生的所有車損都可以不用賠付。

  業務人羣最適合的租車模式就是白日租,可以把需要外出的業務安排在同一天完成。如果是外地來青旅遊,或者是去外地,整日租應該最划算,有輛車在身邊也能提高出行效率。(撰稿劉鵬攝影楊博文)

  共享充電寶:悄悄提價能走多遠

  價格告別“1元時代”每小時至少三四元行業發展兩起兩落走出“W”曲線

  出門在外,當手機電量不足時,你是否會感嘆:有個充電寶該多好。這時,共享充電寶的需求就出現了。

  幾年前,伴隨着“共享經濟”的橫空出世,共享汽車、共享單車、共享充電寶等產品層出不窮。經時代的發展與行業的洗牌,共享充電寶如今彷彿成為“走得最穩”的一個。目前島城的共享充電寶使用情況如何?從“1元時代”至今,共享充電寶價格有何變化?未來究竟還能夠火多久?近日,記者走進共享充電寶市場一探究竟。

  調查

  覆蓋島城各大公共場所

  “平常外出,還是喜歡租共享充電寶。自己帶充電寶太麻煩,租着用更方便,也花不了多少錢。”在台東一家餐館吃飯的彭先生説道,在島城的各大商圈,共享充電寶隨處可見,甚至連街邊小麪館裏也能掃碼租借,十分方便。

  記者走訪中發現,以街電、小電、來電、怪獸“三電一獸”為首的主流共享充電寶,可謂覆蓋了島城的各大公共場所。無論是在商場、超市、便利店,還是星級賓館、酒店、小飯館,總會有共享充電寶的身影出現。而在醫院、電影院、書店、理髮店、網吧、枱球廳、棋牌室等地,共享充電寶的櫃機也能佔有一席之地。“在沿海一線的許多公廁裏,甚至也有共享充電寶,真是覆蓋了人們生活中的各個場景。”在五四廣場晨練的魏先生説道。

  相較於剛剛面世時“限時免費”與“1元時代”的“白菜價”,細心的市民可以發現,共享充電寶目前已經偷偷改變了收費的規則。目前主流共享充電寶租借價格大多為半小時1.5元或2元,即為每小時3元或4元,這些共享充電寶的封頂價格多為30元,同時2分鐘或5分鐘內存在一定免費時長的輕微優惠。而且在不同的地段、不同的時間,共享充電寶的價格也會有所波動。

  目前租借充電寶是否需要繳納押金?經記者測試,“三電一獸”等主流品牌租借服務全都提供免押金租借,前提條件為微信支付分或者支付寶信用分達到一定分數即可。

  講述

  發展歷程走出“W”曲線

  梳理共享充電寶的發展歷程,可以發現它的成長軌跡並非一帆風順。“2017年上半年,共享充電寶誕生之初,市場迎來大量資金入局,它成為當時最火熱的風口之一。”作為島城共享充電寶最早的代理商之一,王浩(化名)告訴記者,2017年,島城共享充電寶市場尚處在探索階段,當時各個品牌還在培育期,市民和商户感覺共享充電寶還是個新鮮事物。“一開始,我們拿着代理的機櫃一家店一家店地推廣,為商家演示和講解。”王浩告訴記者,當時許多商場與店鋪不願意犧牲白天營業時間安裝,代理商們通常是通宵達旦、利用晚上時間進行設備鋪設。剛起步的2017年上半年,青島出現的共享充電寶品牌可謂“魚龍混雜”,到了下半年,伴隨着盲目入局者的現金流斷裂、不嚴謹的運作模式被消費者詬病以及惡性競爭等問題爆發,行業開始進入長達近兩年的低潮期。“説低潮,不是説它就此消失了,而是在不斷地進行競爭、淘汰、洗牌。”王浩回憶説,到了2019年年末,以“三電一獸”為首的共享充電寶頭部平台重新迴歸大眾視野,市場變得較為穩定,王浩也隨即轉型跳離了這個行業,進入互聯網公司工作。當頭部品牌蓄勢開啓新一輪競爭之時,又被突如其來的疫情波及,島城共享充電寶同線下經濟一起步入漫長的冬天。如今,疫情進入常態化防控階段,共享充電寶行業又再次復甦,島城也迎來美團共享充電寶等巨頭的入局和關注。

  三年多,兩起兩落,共享充電寶的發展彷彿走出了一條“W”形的曲線。

  揭祕

  每台櫃機約半年回本

  從成立到盈利,“三電一獸”都花了兩三年的時間,但王浩表示,如今共享充電寶的回本週期其實並不需要這麼長。“像酒店、網吧、飛機場、汽車站、KTV這類人流量高、營業時間長的好地方,如果與商户按正常五五分成,3到6個月就能回本。而一些普通的地點,比如理髮店、便利店、小型商超等,就會相對慢一些。”王浩透露,拋去不可抗力的客觀因素,如果按照商家抽取五成的利潤計算,每台櫃機平均下來大約6個月便能回本。

  共享充電寶不斷漲價,除了市場因素外,商家也是重要推手。隨着充電寶品牌競爭陸續升級,給商家的分成也助推了充電寶租用價格水漲船高。“我們用的是小電充電,目前給的分成比例是70%,2019年大概賺了一千多元,不算多,但這個對我們商户來説是穩賺不賠的,還能為消費者多提供一項充電服務。”台東一家麪館的店主謝先生説道。

  針對近來網上流傳的共享充電寶“一本萬利”“悶聲發財”,王浩表示,這樣比較並不十分恰當。“很多市民願意拿共享充電寶和市面上零售的充電寶做比較,比如買個充電寶才100塊,共享充電寶一小時就4塊錢,是不是很快就回本?字面上看似一本萬利,實則各個運營團隊背後也付出了許多,不管是資金、技術,還是服務等等,能走到今天還活着的共享充電寶品牌,就已十分不易了。”王浩説,普通的充電寶只要完成充電、放電任務就行,而共享充電寶裏面還有芯片,要對充電寶狀態信息進行監控,而且它的運維也是頗具成本的。

  延伸

  島城市場仍有挖掘空間

  為何共享充電寶能一直走到今天?業內人士認為,原因很簡單:市場需求。其實共享經濟的每一個產物都有市場需求,但是相比而言,這個時代之下,共享充電寶更勝一籌。

  日前,移動互聯網第三方數據挖掘與整合營銷機構艾瑞諮詢發佈《2020年共享充電寶行業研究報告》,共享充電寶行業實現盈利主要原因之一是穩健的盈利模式與現金流。對比共享經濟的其他行業,共享充電寶為剛性需求,因此現金流入有保障,且由於產品成本較低,室內場景下損耗程度及維護費用較低,行業的現金流出主要在商户分成等人為因素可干預的方面。

  “從2017年至今,島城的共享充電寶數量與日俱增,我認為島城的市場仍然具有豐富潛力。”王浩表示,“三電一獸”已經在島城站穩腳跟,隨着美團共享充電寶的入局,島城的共享充電寶市場與覆蓋率會更大、更深入。

  小電相關負責人表示,共享充電寶行業線下場景還存在廣闊的市場空間待覆蓋和拓展。一二線城市消費能力強,待挖掘的消費場景多元,下沉市場目前滲透率低,潛力尤為巨大。由此來看,島城作為新一線城市,仍有更多的消費場景有待共享充電寶品牌進一步滲透與挖掘。

  按照艾媒諮詢測算,預計2020年中國共享充電寶用户規模達4.08億人。此外,有消息稱,5G手機推廣後,移動設備在使用時耗電量增多,但目前終端電池技術仍未出現突破,移動設備續航時間無法得到延長,因此市場上對共享充電寶的需求或將長期存在。

平台集羣 : 青島網絡廣播電視台 - 愛青島手機客户端 - 愛青島新媒體電視